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YNEFIN复杂度框架

cheney 0

Cynefin框架最早是在1999年由威尔士学者Dave Snowden在知识管理与组织战略中提出的. 这个框架用于描述问题, 环境与系统. 说明什么环境, 适合使用什么解决方案。并将复杂度分为5个域:

简单(Simple),该域中的因果关系显而易见,方法是感知——分类——响应(Sense – Categorize – Respond),我们能够应用最佳实践。

繁杂(Complicated),该域中的因果关系需要分析,或者需要一些其他形式的调查和/或专业知识的应用,方法是感知——分析——响应(Sense – Analyze – Respond ),我们能够应用好的实践。

复杂(Complex),该域中的因果关系仅能够从回想中感应,不能提前,方法是探索——感知——响应(Probe – Sense – Respond ),我们能够感知涌现实践(emergent practice)

混乱(Chaotic),该域中没有系统级别的因果关系,方法是行动——感知——响应(Act – Sense – Respond ),我们能够发现新颖的实践(novel practice)

失序(Dis-Order),该域中不清楚存在什么样的因果关系,这种状态下人们将会恢复到自己舒服的域做决定。简单和混乱之间的一线之隔是灾难性的:骄傲自满导致失败。

其实我一直对于这个框架一知半解。虽然知道它是用来分析和解释复杂度的,但如何能关联到我们每天接触的敏捷项目中,从而可以加深一层理解呢?

今天带着团队,用拼砌乐高积木的形势体验了一把Cynefin框架。具体游戏细节可以参考http://www.agile42.com/en/blog/2011/12/25/cynefin-lego-game/

出乎我意料的是,很多队员没有接触过乐高积木,但对乐高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导致游戏过程中一度没有听取规则,自我沉浸在拼砌积木的快感中…

好吧,你开心就好~

不管怎么样,最终团队还是在混乱状态下完成了4轮的拼砌过程。分别体验了前4个域的复杂状态。

游戏过后,一个敏锐的问题还是不期而至:“这到底对我们的实际工作有什么用?”

经过一番讨论,总结如下:

  1. Cynefin框架揭示凡事皆有不同的复杂度
  2. 在我们过往经历的项目中无一例外,都具备多个域的复杂度并存的状态
  3. 正因为如此,善于应对不确定性和快速变化的敏捷框架在复杂(Complex)象限是适用的
  4. 需求在经历INVEST的过程,就是从复杂(Complex)象限向繁杂(Complicated)象限“降维”的过程
  5. 一个好的用户故事应该通过经验的梳理,从而具备繁杂(Complicated)的特性
  6. 用户故事中的任务(Task),需要使用简单(Simple)的眼光去考量

活动的最后,有人提出一个假设案例:在2030年“消灭”所有汽油车

这是个很好的可以来解释无序(Dis-Order)如何“皈依”各象限的例子:

无序 –〉繁复

假设济济一堂的都是汽车领域的专家,我相信在座一定会有很多人对于以上那个命题提出问题(What)和解决方案(How)。例如如何解决增强电池寿命从而允许300公里续航;如何建造统一标准的充电桩并满足所有充电场景;如何基于现有市场定价,等等。

无序 –〉复杂

在某个环节,一定会有人提出类似这样的问题:电池的降解和环保问题是否满足国家要求?电桩的选址是否得到有关部门或居民的允许?市场定价是否符合各个地域的政策?等等。而这些不可知的因果关系,光有专业的能力还不够。需要不断探知才会明晰的。

无序 –〉简单

当我们探知,分析,并将任务拆解之后,会进入有条不紊的执行阶段。各个部门或团队将针对手中的任务,制定一系列规章制度和流程,严格遵循从而保证有质量的交付。

无序 –〉混乱

超长寿命(假设1个月)电池的技术还没有发明出来呢!那不如先开设个实验室再说。

当今高度协作的社会中,我们很难见到单纯“简单”的场景了。而当感知身处混乱,甚至无序场景的时候、回想一下Cynefin框架,或许能帮助我们看清形势,指引判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