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团队的神属性

“昨天那个接口开发的问题为什么还没有处理好?”,答:“对方的接口协议还没有给我们”。“去催啊,我们是自组织团队” 测试团队在迭代最后几天收到开发完成的任务,从而来不及完成预先计划的测试任务。PO:“测试协助开发啊!我们不是跨职能团队吗?”

一面镜子的使命

使命 15世纪末16世纪初,凹面镜,凸面镜,透镜等以玻璃制造的光学元件相继出现,在这些玻璃仪器的帮助下试验科学孕育而生,促成了16-17世纪科技的突飞猛进。1683年列文虎克制造出了300倍的显微镜,并首次观察到了细菌。1609年伽利略使用均匀透亮的高品质玻璃制造了一台望远镜,借助这台望远镜,他发现了木星的卫星,土星光环,太阳黑子等并证实了日心说。望远镜和显微镜对于人类在宏观和微观世界的探索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如英国科学家马克,米奥多尼克在《迷人的材料》一书中所说的“有多少诺贝尔奖是玻璃从旁边推了一把?又有多少现代发明萌生与小小的试管中?”

一篇债

近日收到敏捷圈内徐毅的约稿,让我写篇文章放到他的公众号。原因是他记得我们之前的一次谈话中,我提到过接触敏捷后让我的工资翻了好几倍,所以他想让我关于这个话题做个分享。牛人就是牛人,几年前听到的一句话,在需要的时候就能调取并建立连接。 徐毅是敏捷圈内非常活跃的布道者,粉丝万千。我理解他是想让我通过分享涨工资的故事,从一个侧面体现当下敏捷的热度。所以即便当时带着一丝玩笑和夸张,咱们也得把它圆下去。印证了那句,欠债总是要还的。 一个时代 记得我初中那会儿,梦想将来年薪十万,有自己的私家车。如今一晃15年,梦想追不上变化的赶脚。高中时代,Walkman得别在腰上显摆,有台486通宵玩仙剑,连个BB机都给当个宝。这也就一个Decade前的事儿,怎么现在想来好像恍如隔世?大学时存几个月零花钱买个MD,仅两年,这页就被MP3翻过去啦!什么诺基亚神般的存在,现在连个iPhone5S我都卖不出去。庆幸和感慨并存。我们应该承认并感谢旧工业时代的存在,是它带给了我们物质上的极大普及。而仅仅两代人之后,互联信息时代便孕育而生。后者消除了想法与想法在空间和时间上的阻隔,将信息的传递成本降低至忽略不计。你或许还在琢磨美国大选对你意味着什么,而消息公布后的毫秒之间,全美的经济网络已经做好了分析并开始对市场实施影响。你一个愣神可能就错过了大把机遇。十五世纪郑和下西洋,转了一圈,足现我朝威武!300多年后,人家来毁我们像玩儿似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警告我们一个事实,技术在爆炸!一波一波的,挡也挡不住。我们要么绑好救生圈,随波逐去;要么眼一闭,成为历史。这让我看清了一点,你只能活好当下并安然接受未来。 一种状态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作为一名IT系统的运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按照流程受理用户提交上来的单子。就好像我们到政府窗口办理一纸“简单”的公文却要诸多波折一样,我每天也要依据很多对于用户来说看不见,不理解也不关心,但切实存在的流程来应对各类需求。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态度要好很多,不然要扣绩效的。这是一种很清闲的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熟悉业务之后,所有的解决方案都在脑子里了。即使有些生疏了的,也能通过种种系统快速地检索到。唯一具有挑战性的,就是揣测难以捉摸的用户心态,以恰当的句式回复他们并尽量少给自己惹麻烦。每天朝九晚五,一切是那么平和有序。对于活好当下,我却是做的不错了。但是否能安然接受未来呢? 一场遇见 201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接触敏捷理念。在对理论做了一番学习之后,我对其模糊的理解就是:一套不需死记硬背流程的指导性思想。这让我意识到它非常适合应对复杂关系。而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对事物之间的复杂关系有感知的。从小说好了要诚实,但却有善意的谎言;说好了法律维护正义,但面对现实的时候,法律也不会不计成本地维护正义;说好了好好学习会天天向上的呢?所以当时对于敏捷的初体验,确实给我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我质疑所有约定俗成且不断“完善”的流程。正如敏捷宣言中提到的一条,个人与协作高于流程和工具。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缺乏沟通和依赖才会出现流程。之后的五年,我不断寻找实践机会。在各种类型的项目中摸索那不成文的指导性思想。逐渐清晰自己对敏捷的理解,并试图将其传递给更多的人。我一直按照这样的意图在做着,没有刻意去追逐金钱上的回报。而事实上的回报却是高出我预期的。据2017年最新统计,北美市场给ScrumMaster(敏捷框架中的一个引导者角色)的待遇是排行前10的。在中国,也有着类似的效应。 一场遇见带来美好的前景固然不错,但是看看抽屉里积灰的诺基亚不免让我自省,敏捷这头“猪”是乘着什么“风”飞起来的呢? 一条出路 敏捷这个圈子好有意思!我接触的从业者中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根正苗红的敏捷出身。也就是说没有刚参加工作就搞敏捷开发管理的。而且我问他们对于敏捷的理解是什么,基本没有人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我琢磨这里反应了几个情况。第一,敏捷不像PMP,ITIL那样有繁复严谨的章程。但凡有了章程,就能开班授业,就能引无数从业者趋之若鹜从而带来正反馈。且不提那些滥竽充数者。但敏捷是个框架,除了4句核心价值宣言,12条原则和3,3,5的敏捷基本元素,也就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写在书面上的了。目前市面上的课件也都是及其简单的。要想仅拿着这些资源就开坛讲法、信服与人绝非易事。所以我认为敏捷管理是一门经验学。多数从业者“半路出家”,多多少少是在经验中感受到了共鸣吧。另外说一句,近来火爆的大规模敏捷(SAFe)凭借对角色和过程及其细致的定义,或许有望“立门立派”,大家敬请期待。第二,因为敏捷管理是门经验学,所以它是有“门槛”的。我见过ScrumMaster带领着团队走着形式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也见过给团队制定着各式各样规章和KPI,而项目迟迟无法推进的。我不认为他们充分理解并认可了敏捷宣言中的“工作的软件高于详尽的文档”。或者说没有那么当一回事。由于以上两点,寻求靠谱的敏捷专家及其困难。这或许也是这个职位目前在市场上比较吃香的原因。 既然意识到了这条出路,我们或许能做的就是端正自己的位置,增进自己的学识,升级自己的认知,从而以确立自己的优势。 一段总结 我们应该感谢敏捷理念的发现,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让我们遇见。它以确定的理念应对着不确定的一切。这头“猪”或许还能乘着劲风飞好一阵,但当它落地的时候,我们也要安然面对。 一句忠告 敏捷框架不是万能的。对于硬件类和运维类项目就捉襟见肘。我不建议所有的项目经理或团队领袖都盲目地来转型做ScrumMaster。所有的职业都有其代表人物,而他们都是极度认可并热爱着那份事业的。

CYNEFIN复杂度框架

Cynefin框架最早是在1999年由威尔士学者Dave Snowden在知识管理与组织战略中提出的. 这个框架用于描述问题, 环境与系统. 说明什么环境, 适合使用什么解决方案。并将复杂度分为5个域: